高飞:女性艺术家原生艺术作品展

2019年2月15日至6月23日

对于Art Brut(原生艺术)的讨论近年来成倍增长。Art Brut(原生艺术)这个词现在的意义也已经不囿于特指精神病院患者所创作的作品了,它也指“中性”艺术家(即由精神驱动创作),就是所谓的“孤独的狼”的作品,以及残障艺术家们的作品。

Art Brut(原生艺术)和“高雅”艺术之间的历史壁垒似乎正被迅速打破,审美标准也日趋与特殊兴趣和艺术家的“怪癖”挂钩。目前为止一直被隐藏或边缘化的东西,渐渐浮出水面。近十多年来,Art Brut(原生艺术)的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开遍世界各地。此外,Art Brut(原生艺术)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国际艺术大众的聚光灯下。

女性艺术近来亦颇受关注。


女性艺术对双年展的贡献和市场的狂热恰恰印证了这一点,也展现了Art Brut(原生艺术)女性视角的一面。


女性艺术史总是与女性解放史紧密交织在一起,而在Art Brut(原生艺术)领域,女性艺术家群体更是岌岌可危。几十年来,Art Brut(原生艺术)的男性开拓者和宣传者,即男性精神病学家和艺术家们,将一些极具创造性的女精神病患者的画作排除在外。在海德堡艺术史学家和精神病学家Hans Prinzhorn(汉斯· 普林斯霍恩,1922年)的开创性著作——“Die Bildnerei der Geisteskranken”(The Plastic Activity of the Mentally Ill,即《精神病患者的塑性活动》)中,为杰出艺术家Else Blankenhorn所写的一章因预算削减而牺牲。直到2004年,Prinzhorn Collection 才从性别差异的角度出发重新修订。
Also with regard to the “Haus der Künstler” (艺术家之屋) in Gugging, everything revolved around a purely male department. It was only recently that occasional women artists were discovered from the era of Leo Navratil. However, Jean Dubuffet, the founder of the term “Art Brut”, did actually promote one woman artist: Aloïse Corbaz.
此外,Gugging(维也纳的一所精神病医院)的“Haus der Künstler”(“艺术家之屋”)也是以男性为中心的机构。直到最近,一些与Leo Navratil同时代的女性艺术家才被发现。而“Art Brut(原生艺术)”这个词的创始人Jean Dubuffet实际上推广了一位女艺术家——Aloïse Corbaz。

The Bank Austria Kunstforum Wien(奥地利银行所属维也纳艺术展馆)的这次展览将是对女性艺术家所创作的Art Brut(原生艺术)作品的第一次全面展览,集中体现其多样性、国际关联性,以及历史和当代层面的意义。
Because, as is valid everywhere and in art as well: only what can be seen, exists.
 因为,有一个在任何地方,甚至是艺术领域都奏效的准则:可见,即存在。
策展人:胡伯图斯·布廷(自由策展人,柏林)& 汉纳·里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