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捍卫女性形象的“女斗士”们

2019年2月21日——3月31日

艺术如何描绘女性的身体是目前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许多艺术机构一再极力批判性别意味明显的作品。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男性艺术家还是男性观众的观点更受瞩目一些。描绘女性并因此创作出女性形象的艺术家因远离以男性为主的传统观念,则被大众媒体和舆论远远抛诸脑后。
 
维也纳艺术论坛美术馆从奥地利信贷银行(UniCredit Bank Austria)收藏的艺术品中精心挑选了一批由女性创作的伟大作品进行展出,她们通过摄影作品、拼贴画、绘画分析女性身体的客观性、类似“美”等诸多概念的规范化以及由社会决定、许多人声称典型的女性角色,她们对“女性”和女性特征的表现形式表达了自己独一无二的见解。

这些来自奥地利的女艺术家身上彰显着女性主义的光辉,她们的作品展现着她们理解女性的身体、心理的独特角度和方式,她们不惧世俗眼光,却比任何人都更关注女性在世俗中受到的暴力和偏见。这个群体中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有:
 
雷纳特·波特曼
雷纳特1943年2月出生于维也纳,奥地利著名的先锋派女性艺术家,她的艺术创作形式很多,包括绘画、新媒体、摄影、行为等。她曾是维也纳分离派的一员——与传统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她的作品激进大胆,曾被禁止展出,但她仍决心在作品中传达自己的女权主义、对女性的性、精神与心灵压力的敏感。如今波特曼已经成为她那个时代的标杆人物,她的作品不断出现在世界各国的艺术展览上,努力为女性在艺术世界里争取足够的机遇。
 
瓦莉·艾丝波特(VALIE EXPORT)
VALIE EXPORT是奥地利艺术家,她的名字一直以来都是大写的,就像一个艺术标志,而这并不是她的原名,20世纪70年代,纳粹对女性的态度仍影响着奥地利许多父母,女性被剥夺冠名权,而VALIE EXPORT没有使用父亲和丈夫的名,选取知名香烟品牌Valie作为名,“Export”用作姓是因为她认为自己逃脱父亲与丈夫名字的限制,找到为自己自由命名的出口。
 
VALIE EXPORT曾深受维也纳行动主义运动的影响,她曾上身裸露,套了一个有“进出口“的盒子在身上作为“电影院”,让行人触摸和感受自己的身体,让身体遭受痛苦和危险,而她的初衷则是为了反抗战后奥地利文化中不断涌现的自满和因循守旧风。她深刻审视媒体刻画女性身体与意识时遵循权力关系的方式,这也让她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女性主义者。
 
玛莎·琼沃斯(Martha Jungwirth)
玛莎·琼沃斯是1968年成立的“现实”派的共同创始人,维也纳著名画家,早年仅在奥地利有一定知名度,近年来受到了许多国际现代艺术节的关注和邀请。2012年,她荣获奥地利科学与艺术荣誉奖,该奖项由奥地利总统颁奖。2018年年初,她还获得了奥地利最重要的一项当代艺术奖——奥斯卡·柯克西卡奖(Oskar Kokoschka Prize)。
 
她的绘画作品看起来虽然很随意,颜料滴落成画、流动成画、涂抹也成画,而这其中暗含她的观念——万物流动,处于不断变化的开放状态。若您想真正了解她的作品,就要准备好应对迷失自我的风险。
 
布里吉特·于尔根森(Birgit Jürgenssen)
布里吉特·于尔根森1940年出生于维也纳,著名的画家,她的许多绘画作品探讨的是 “hausfrau(主妇)”——生活被家务和消费主义包围的中产阶级妇女。她对女性角色和女性的不平等的思考不设定在职场情景中,而是在日常生活之中——一个妇女身上挂着一条用厨具制成的围裙。
 
还有的则暗含女性所面临的危险,但她不会直白地描绘女性的身体受到何种威胁——她让画笔下的女性以透明的连衣裙作为捍卫自己心灵世界的盔甲、身穿古装的人物通过镜子逃离这个世界后消失在画面中、高跟鞋成为了受压迫的代名词。她的作品看似不抢眼,但细看却会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和讽刺。
 
该展览的可贵在于让更多人知道,除了政治权利、经济地位、语言等方面,许多人在艺术领域为女性受到的不平等抗议和发声,女艺术家以画笔和照相机为武器,向着对女性形象的传统偏见发起斗争!

参展作品的艺术家如下:
Renate Bertlmann
VALIE EXPORT
Martha Jungwirth
Birgit Jürgenssen
Kiki Kogelnik
Friederike Pezold
Margot Pilz
Eva Schlegel
Nina Rike Springer
Gabi Trinkaus
Agnes Prammer加入
 
策展人 Veronika Rudorfer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