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r (46)
  • imager (19)
  • imager (44)
  • imager (21)
  • imager (20)
  • imager (45)
  • imager (47)
  • imager (24)
  • imager (23)
  • imager (22)
  • imager (46)
  • imager (19)
  • imager (44)
  • imager (21)
  • imager (20)
  • imager (45)
  • imager (47)
  • imager (24)
  • imager (23)
  • imager (22)

瓦西里·克柳金(Vasily Klyukin): 文明

2021-10-11

2021年8月5日至2021年8月30日,由安妮·阿夫拉穆特(Anne Avramut)策划的展览“文明·昨日岛屿”(Civilization. The island of the day before)登陆维也纳艺术论坛美术馆(Kunstforum Vienna),展出莫斯科出生的艺术家瓦西里·克柳金(Vasily Klyukin)的“文明”主题作品。

瓦西里·克柳金用聚碳酸钙和钢铁设计了一系列纪念作品,有的高达6米,追寻当代人类的基本主题: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去哪里,特别是这段旅程的结果是什么。作为气候保护的长期倡导者,瓦西里·克柳金关注人类活动对环境造成的后果,并提出标志着诅咒、损失和徒劳的幻影是*可能的后果。因此,他的作品受到环境破坏的启发,既有烧焦林地的光学和触觉,也有充满活力的自然景观和数字屏幕的爆炸性色彩。

瓦西里·克柳金提出了一种循环的历史观:和谐之后是破坏,然后是毁灭,*是一个新的开始。艺术家将自然表现为水、气、土、火四种原始元素的和谐共生。克柳金宇宙的核心是人,人是进程运转的关键因素,而现在,这一因素已远远超出了作恶者的能力范围。艺术家捕捉到了人类将自己置于所有创造的中心,并扮演造物者的角色,面对自己行为不可逆转的后果——毁灭,所有的故事结束,从而引出第五个原始元素的产物——时间。就像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的同名书中一样,这次展览的主角——人类,正在寻找生存的最终解决方案,但却在错误的方向上进行着这次探索,朝着“昨日岛屿”前进。

在克柳金的作品中,人类及其能动性无处不在: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试图通过参与自我和自我意识来理解世界。恩斯特·卡西尔(Ernst Cassirer)将自我意识定义为我们推理中的“阿基米德点”,指的是允许杠杆发挥作用的枢轴和旋转点。推理和自我反思的能力以及由此产生的自我认识是基卢金认为的塑造世界的第六要素。出乎意料的是,克鲁金使用了一个超越人类比例能力的时间扭曲来聚焦人类的灾难性轨迹,观察者注视的是一个来自未来,着眼于过去的人。总之,克柳金用他的雕塑展现了一个流动世界的奇妙多样性,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我们的脑袋附近令人不安地摆动着。


策展人: Anne Avramut

back